膨化机,饲料膨化机,膨化饲料生产线

“禁抗、减抗”时代几种饲料添加剂的比较(二)

随着饲料禁抗、养殖减抗、产品无抗时代的到来,抗生素类饲料添加剂将退出商品饲料,饲料中如何选择其他保护动物健康和促进动物生长的添加剂,本文通过对酸化剂、植物提取物、酶制剂、微生态制剂、抗菌肽在饲料和养殖的作用和特点进行比较,为饲料厂选择饲料添加剂方案提供一定理论依据。
瑞典最先在饲料中禁止使用抗生素类添加剂。2000年,丹麦也随之开始禁止在畜禽饲料中使用抗生素。从2006年开始,欧盟就全面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而在亚洲,韩国、越南、马来西亚等国也逐步禁止抗生素在饲料中的使用。我国也正式宣布从2020年7月开始,全面禁止抗生素在商品饲料中的使用。
因此,禁抗势在必行。在抗生素退出饲料后,又该如何保护动物的健康,促进动物的生长?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在中国暴发以来,已经造成仔猪和母猪的大量减产,不能在短时间恢复。这给饲料行业带来巨大的压力。为保障饲料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做好安全防范,为保护动物健康需要选择合适的饲料原料,尤其是能够实现绿色健康生态养殖的添加剂。
三、酶制剂
饲料中的酶制剂是一种饲料添加剂,添加到动物日粮中,不仅能够提高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降低抗营养因子水平,而且通过对营养物质的代谢产生对动物有特殊功能成分的酶制剂。冯定远等报道酶制剂的种类主要有降解酶、水解酶、分解酶、单酶、复合酶和组合酶。降解酶占酶制剂的大多数,主要是将大分子的营养物质(蛋白质、脂肪和淀粉)降解为小分子物质(小分子肽、氨基酸、脂肪酸、葡萄糖等),以供动物消化吸收,或者是将抗营养成分的物质降解为无抗营养特性的物质。
酶制剂的作用及机制:第一,补充动物机体内源酶的不足,提高饲料消化。幼龄动物(比如断奶仔猪或小鸡)或动物处在应激(断奶、换料、高温等)和病态情况下,分泌酶量是不足的。此时添加一定量的酶制剂可以补充酶的不足,提高饲料的消化吸收效率。第二,破坏植物细胞壁,提高饲料养分消化率。因为有的动物本身不能分泌纤维素酶(多胃动物分泌)、半纤维素酶、木聚糖酶、β-葡聚糖酶和果胶酶,而工业上发酵生产的酶制剂含有这些酶,可以将植物性饲料内的养分充分释放,提高饲料的消化率和价值。第三,降低肠道食糜黏度,提高饲料营养价值。在日粮中加入一些可水解可溶性非淀粉多糖(SNSP)的酶,如阿拉伯木聚糖酶、β-葡聚糖酶等NSP酶可解除非淀粉多糖(NSP)对养分和内源消化酶的扩散阻碍作用,并产生小分子量多糖片段,降低SNSP导致的食糜黏度。第四,减少畜禽后肠道有害微生物的繁殖,未被消化吸收的养分进入大肠会发酵,促进有害微生物的繁殖,产生毒素,抑制动物生长,降低生长性能。
酶制剂能全面促进养分的分解消化和吸收,对提高畜禽的生长性能、料肉比和畜禽健康水平有显著效果。各种酶制剂的应用能够提高氮、磷利用率,对减少养殖业对环境的污染十分有利,但酶制剂的价格成本较高。

四、微生态制剂
微生态制剂是一种从自然界分离的,有利于维护动物微生态平衡的微生物菌种,经发酵等特殊工艺制成的活菌或者包含活菌及其代谢产物的微生物制剂,又叫“微生物饲料添加剂”或“直接饲用微生物”。微生态制剂的作用:
1.调整肠道菌群结构。吕利军等研究报道肠道上皮细胞附着位点大多被有益共生菌群占据,抑制其有害微生物在肠道内的定植、生长或增殖,对致病菌有拮抗作用,阻止致病菌的吸附致病。比如乳杆菌定植于肠道上皮的吸附位点,能有效防止致病菌(如沙门氏菌)对畜禽健康的影响。应用微生物饲料添加剂能够改善肠道菌群平衡,降低肠道疾病的发生率和死亡率,提高畜禽的出栏重、降低料肉比,且可减少鸡舍内氨气、硫化氢等有害气体排放量,改善产品品质。对于哺乳期仔猪,添加微生物饲料添加剂有助于建立益生菌的优势菌群;对断奶仔猪,可以改善因自身消化酶分泌和日粮中蛋白质类物质的抗原性等因素导致的腹泻、生长受阻等不利影响。
2.产生抑菌物质。Gibson等报道乳酸产生细菌素抑制病原菌;双歧杆菌产生的广谱抗菌物质,具有抑制志贺氏菌、沙门氏菌、霍乱弧菌等病原菌的活性。
3.提高动物免疫功能。猪、鸡日粮中添加乳杆菌、芽孢杆菌等益生菌可增强巨噬细胞活性,提高血清中酶活性和抗体水平,从而提高动物机体的非特异性免疫机能水平。
4.提高消化吸收功能。微生态制剂能够产生消化酶,维持和增强小肠绒毛的结构与功能,产生营养物质等。比如,芽孢杆菌具有很强的淀粉酶、脂肪酶和蛋白酶活性。
酵母具有将微量元素富集、转化,促进消化吸收的作用,可提高动物对微量元素的利用效率。乳酸菌能够合成维生素和有机酸,促进常量和微量元素的吸收。